季玉方:痴迷古籍修复20年

古籍修复已成为季玉方的一种生活方式。

  俗语道,高手在民间。上市公司皖新传媒古籍图书博物馆馆长季玉方就是这样一位高手。正是身怀古籍修复的绝技,让他从安徽合力股份有限公司(俗称合力叉车)汽车驾驶员岗位,转到皖新传媒古籍图书博物馆馆长岗位,这种转换在季玉方看来,是人生的一次转折。

    成长伴随古籍

    季玉方对古籍修复有兴趣源于家传。据季玉方讲,其曾祖父季克功,就对收藏古籍有浓厚兴趣。待传至季玉方祖父时,可惜季玉方祖父的几个子女对收藏古籍均无兴趣,孙辈中仅季玉方对此感兴趣。“祖父便把古籍传给了我,大概有2000册左右,多是明清医学古籍。”

    继承了“宝贝”遗产,让季玉方欢欣不已。现年40岁的季玉方,做古籍修复已有20年。可是倒退20年,季玉方学的技能并不是和祖父学古籍修复而是学医,原因是学医可以养家,而古籍修复活慢又不挣钱。纠结间,20岁时的季玉方还是做起自己喜欢的古籍修复。

    谈及学习经历,季玉方至今有个遗憾事。那就是2007年北京开设了第一批古籍修复班。“当时我在合力叉车做驾驶员,准备辞职到北京去学习,结果那边不收,规定只有各大图书馆的在编人员才能去学习,社会上其他工作人员是不收的。我只好继续自学。”

    从和祖父学古籍修复,到长大自学,季玉方发现自己最大的爱好,依然是古籍修复。“我不喜欢打牌、不喜欢请人吃饭聊天,别人在做这些事的时候,我喜欢安静地修复古籍,看着它们旧貌换新颜。”季玉方说。

    皖新结缘古籍

    说起与皖新传媒结缘,还是源于古籍。此前在合力叉车做驾驶员的季玉方,只有闲暇时为一些古籍收藏者修复古籍。一次、两次、三次……渐渐地,季玉方会修复古籍的消息传到了皖新传媒高层耳朵里,季玉方就这样被“挖”到了皖新传媒,做了古籍图书博物馆馆长。

    对于新岗位,季玉方很是喜欢,因为他可以每天上班时间和心爱的古籍打交道。季玉方告诉记者,博物馆现有古籍图书168种、800册。他的工作是管理、保养这些古籍,向来宾介绍这些古籍,“我因此见到过不少省里的领导”。

    和古籍修复相比,馆长的工作似乎简单了些,可季玉方不这么看。他说,这里是展示中华传统文化特别是展示徽州文化的平台。“有些人想研究徽州文化,找不到资料,我们可以提供。”

     指着一套他认为最有特色的家谱,季玉方说道:“这套徽州家谱是从江西征集来的。它的特点是质量好、完整,不像湖北那边的家谱质量较差。”

    在季玉方眼中,博物馆最有看头的还有家刻本《木石庵诗选》,作者曹润堂早期是官员,后来弃官经商,民国时期在全国开设“锦”号商铺有20多家。让季玉方赞赏的是,曹润堂还是个慈善家,他在世时,救济了很多饥民。和坊刻本相比,季玉方认为,宣扬家族文化的家刻本质量更好,但是也越来越难找了。

    呼吁爱护古籍

    掐指算来,20年间季玉方修复的古籍不计其数,仅用来记录修复过的古籍的记录本就有1尺厚,季玉方用手向《中国新闻出版报》记者比划着。

    虽然如此,有一本道光年间的医学书修复还是让季玉方记忆深刻。这套名为《温热论》的古籍,是季玉方从一卖废品的人手中购得的。回忆看到《温热论》时的感觉,季玉方用了“非常漂亮”一词。可惜这本书被收藏的人撕成碎片,“买到之后,我感到很惋惜,于是找到安徽省社科院文学所所长、安徽省文联副主席钱念孙研究员,我对钱念孙说,‘您作为全国人大代表、知名学者,应该呼吁广大市民要爱护古书,您看这本书被撕成这个样子……’”

    现在说起这件事,季玉方还是痛心。不过,季玉方也为自己用两三个月的时间将这本“烂书”修复好而开心,更为得到钱念孙的题字而高兴。

    半生续命古籍

    按照季玉方修复古籍的经验,他认为修复用的纸张很重要。“在拍卖会上有很多好书,我们不要的原因,就是修复质量不过关。不过关的主要症结在于纸张不行。”季玉方说。

    分析其中因由,季玉方认为,现在的人压力大,很多人急于求成,希望修复完就赶紧卖掉,没有为古书续命的思想。“修书是个慢活,不像其他活,做坏了再做,修书只有一次。”

     那么能为古书续命的纸张该是怎样的呢?季玉方认为最好是毛边纸。季玉方庆幸自己家有祖父留下来的几百斤清末手工做的毛边纸,还有以前自己去江西购买的毛边纸。这种纸张很多年后都不会发脆,现在的纸张也就百来年的寿命。

    对于家中古籍的存放问题,季玉方说达不到国家标准。国家标准要求恒温恒湿,单就设备不说,每天消耗的电费也是很高的,一般家庭承受不了。“我家的古籍有的存放在民国时期的樟木箱里,还有的是放在柜子里。”“古籍要经常翻看,经常翻看就不会生虫。”季玉方建议。

    知足修复古籍

    既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书,又能补贴家用,让季玉方很满足。季玉方说:“我修书不保证时间。相信我的人,可以寄来,但我不保证时间,质量是绝对保证的。也不谈价钱,你看值多少钱就给多少钱。”对于收费,季玉方的理解是,收费太高了,别人赚不到钱也不好,自己能补贴家用就行。

    让季玉方开心的是,自己对古籍的爱好得到爱人的支持。“我们生活很简单,我住部队的公房,自己开片菜地,只买些粮食、荤食。”“我自己很清贫,不喜欢讲究排场,但是碰到好的古书,我有能力买的就收藏了。”

    让季玉方更开心的是,他12岁的儿子也喜欢古籍修复。“我的想法是:如果儿子真的喜欢,就留给他。如果儿子不喜欢,我就卖掉一部分。如果把书全部捐给图书馆,这些书就会永远藏在图书馆了,其他人再也看不到了。”

    自身经历让季玉方对古籍修复十分看好。他说,随着国家对传统文化的重视,古籍修复工作也会越来越受到重视。他的思路是,在博物馆开设古籍修复项目,利用他的技术修复馆里的图书。他笑言,这是不收钱的,因为单位已经给我工资了。看来,古籍修复已成为季玉方的一种生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