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再嘈杂,匠心需沉静

文章附图

时光匆匆,弹指一挥间,距离上次专访旭恒精工郑骅董事长已经时隔多月,近日,我们再次来到旭恒精工,探访这家传奇的企业与其背后更为传奇的创始人郑骅董事长。
   来到旭恒,震惊于企业良好的管理和严谨的工业精神,下至前台、助理,上至总经理和郑骅董事长,都统一穿着蓝色工装服,这是一个工业企业严谨的精神和其深入骨髓的企业文化最好的风采展现。
   第一眼看见郑董,最大的感触就是这位满头银发的企业家,虽年已花甲,但依旧精神抖擞,双目有神,身上燃着一股最年轻却又稳重内敛的生命力,中气十足,有着使不完的干劲和创造的活力,光是看一眼就让人肃然起敬。简单的开场,轻松的氛围,没有刻意、没有形式就打开了郑董畅言的大门。



   回顾往昔,是机缘巧合也是命中注定
   时光一晃,匆匆二十载,回首往昔,一路征程。
   郑董在香港读完大学后和千千万万万的年轻人一样,开始踏上找工作和实习之路。第一份工作进入了香港高华印刷器材有限公司,首次培训就被送往世界级包装印后设备的领军企业——博斯特,开始接触包装印刷行业。
   1988年,郑董移民加拿大,原以为不会再涉足包装印刷行业,却在机缘巧合下,原高华印刷的同事再次联系到他,洽谈购买半自动模切机的事宜,在合作的过程中,郑董看到了该公司的发展潜力和包装行业的商机,就注资购买该公司一半股份,决心一路将其做大做强。
   再次迈入纸包装机械制造业的他,因为热忱的执着与信念,一发不可收拾地爱上了这个行业。90年代中期开始,随着台湾、韩国的经济高速发展,设备成本大幅上升,郑董决定回大陆发展,寻找新的发展之路。在浙江温州合资开办了安顺机械制造有限公司,主营半自动模切机。但由于当时的温州市场缺少行业法制规范,所以公司发展前景不容乐观,郑董毅然决然将公司迁往上海,凭借着扎实的行业基础,敏锐的头脑和企业家的魄力,创办了旭恒精工。



   郑董带领着他的团队,一路创新、一路探索,使旭恒成为中国印后设备的领头羊。尤其从2006年开始,中国经济高速发展。旭恒抓住了中国经济发展最快的几年时间,从马陆的一个10亩地的工厂到如今近70万亩的现代化厂房,实现了质的飞跃。
   暂时的成功并没有让郑董搁浅,2011年,恰逢中国入世的10年,郑骅心中燃起了吸收欧美先进的经验与技术来满足日益强大的中国市场、提升中国包装行业整体技术水平和管理经验的熊熊火焰。经过反复的思考与抉择,郑骅最终选择了世界级包装印后设备的领军企业——博斯特集团。在郑董看来,选择与博斯特合作不仅仅是因为自己曾经是集团的一员,更重要的是中国需要更高科技水平的设备制造工艺,这是工业化进程的一个必然过程,也是一个淘汰过程。“博斯特有着世界一流的技术与管理,将来一定是旭恒技术更能进一步突破的一个重要伙伴”。能被搏斯特相中,本身就是对旭恒的一种肯定!2011年开启和博斯特的合作,短短5年的时光,旭恒实现了跨时代的转变。

   专注品质,中高端市场全覆盖
   在旭恒精工的工厂里随处可见“同级中最优”这句话,时刻激励、鞭策着‘旭恒人’。旭恒的产品一直谨遵这一理念,了解市场的需求,贴近客户,细心聆听他们的要求,并以此为依据,制定产品战略,在机器类型和性能上研发出最大程度上符合市场和客户需求的产品。旭恒的产品为了做到最大限度的满足用户的需求,每种机型可以根据客户的需求细分,旭恒的1620模切机就拥有将近30种机型,这不是一般的企业可以做到的,而旭恒一直在努力实现这一点,尽力做到满足客户多样化的需求。
   一直以来,旭恒始终秉承“为中国乃至全世界的纸品包装行业提供性能价格比最优的机械产品”的使命,在技术研发方面投注了大量的资金和科研力量,让产品往欧美水平发展,使产品的核心技术有了一个质的提升。自从2011年和博斯特开启合作后,旭恒精工的技术创新能力在“名师”博斯特的指导下步伐走得更快,从而实现了新的突破。



   旭恒的产品是三代制,销售一代,研发一代,技术储备一代。郑董表示,产品的价格和产品的质量不一定成正比。产品的提升,除了材料成本有相应的上涨之外,售后以及企业形象维护费用反而都会降低,所以低价而高质量的产品将是旭恒未来的趋势。同时通过人员培训,装配技术的改善,自动化、智能化带来的减少对劳动力的依赖都会使得制造成本得到控制,制造速度得到提升,实现质高价低的产品。
   第二代产品是拥有博斯特技术注入的优质产品,主要走中高端市场路线,竞争对手会相对较少,之后旭恒会加大对中高端市场的投入。通过和博斯特的合作,产品在细节上做的更加精益求精,在市场上更具有竞争力,例如烫金机的测量、跟踪、补温、起烫速度及全息定位率等技术得到了提升,这些都是旭恒的产品在实现着脱胎换骨的转变。
   旭恒通过和博斯特的强强联合,结合其国际领先水平的先进工艺和管理经验,因地制宜,迎合中国市场,使得客户既可以使用到注入博斯特技术的高品质产品,同时又适应中国特色,并且在价格方面可以为大众接受。和日本小森的合作,他们提出了一系列看似严苛的要求,但都是站在整个价值链的最终端用户的角度考虑的。在一次次和国际先进的企业合作中,旭恒正在一步步地提高,正在积极推进精益生产,其中包括工业工程IE,通过方法改善手法和作业测定手法,即工序分析,动作分析,搬运和规划以及时间的分析,把整个装配工艺、工序、零件制作工序及工艺,物流进行重新分析和改善,使其效率更高、更省时、更标准化、更灵巧化,同时配合MQM品质管理系统、TPM全员设备保全系统和5S活动,全方位提升的营运效率和质量。旭恒正向着包装印刷行业国际一流企业大步迈进。



   致敬一流,思维和行动都要转变
   20 年前的中国,在包装机械行业与欧美等发达国家有很大的差距。当时的郑董带着一颗诚挚的华裔的奉献情怀,创立了旭恒,为中国的印后设备注入了新鲜的血液。20年后的今天,已经拥有身份与地位的他,仍然不忘初心,为将欧美等先进的管理与技术引入中国而孜孜不倦的努力着。
   过去几年,中国经济高速发展,各行业都取得了令国人骄傲的成绩,但是我们和发达国家的差距还是巨大的,无论是观念本身还是工艺技术层面。郑董一直致力于将世界一流的资源注入中国工业。
   目前中国印刷行业中的大多数企业还是停留在发财致富的阶段,订单为王,无暇顾及产品本身,投入产出效率低,劳动密集型,脑子中的概念还是打价格战。中国要真正实现制造业更上一个台阶,一定要专注于信息自动化,从设计开始就引进精益生产和工业工程的理念,同时现场管理等环节也要做到位,精益求精。
   欧美包转市场和中国市场的一个最大的区别就是标准化,美国的一级厂大概占到70%,而中国的一级厂10%都不到,无法设置统一的标准,未来必然会通过并购实现集团化,从而走向标准化。欧美的包装已经与物流、超市货架、集装箱相配套设置了一套标准,从而设备标准紧随其上,这是中国包装行业发展的未来趋势。
   现如今,我们的经济步入新常态,一个国家一直保持9%—10%的增长是不可能的,在欧美国家1.5%的增长是正常,中国也在步入这样一个新常态,这是一个必经之路。之前经济飞速发展,每年要生产260多台模切机,没有时间从根本层面,细节层面做强、做精。现在我们准备放慢些速度,适当减少产量,让高附加值产品的占比提高,可以花更多的时间、资金投入到研发创新的工作中,当然研发本身就是冒险,失败率极高,但是要敢于投资,每一次跳脱固定思维的创新投资如果一旦成功,将会为带来大跨步的前进。同时在这样一个新常态下,员工培训,供应商的调整过滤也可以加入企业运作的进程。郑董还提到今后的包装走向除了走量,还要开辟电商个性化小批量包装的市场,谁可以先将眼光投向这一块,谁就会成为未来包装行业的马云。在旭恒新一轮的研发中,已经开始投入到任何尺寸的模切这一块的生产。

   对话同行,前行之路怀抱匠心
   中国的工业在发展,但是离世界一流水平还隔着几个台阶,未来的发展需要行业中的每一份子都在思维和行动上悄然转变,凭借沉稳的匠心一点点努力。
   “在这样一个新常态下,好好练就内功才是王道。做到位就是赢家。做不到位就是半赢家和输家。希望我们的客户,纸盒厂、纸箱厂,在新常态下,找到自己的方向,把握机会,在这一趟大浪淘沙中成为赢者,更上一层楼。我们的同行能拥有一种精益求精的精神,让我们国家在机械行业、装配行业进一步发展,希望我们中国在这个行业越做越好。今后十年的发展非常关键,如果转型成功,中国将成为第一经济体,之后的发展将势不可挡。”
   同时郑董表示将携带两台正在欧洲、美国、大陆三地跟踪检测的设备亮相参加于2016年4月14日—4月16日在广东东莞举办的华南国际瓦楞展,而2017中国国际瓦楞展,将会作为旭恒推广的重点,推出更多的自动化设备,尽请各位行业人士期待。郑董也对两家行业媒体励展博览集团和上海美印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表达了浓浓的谢意,感谢一路走来为包装行业做出的贡献,希望两家媒体可以通过更多的创新和发展为包装行业带来更多的附加值,相互扶持,一同进步。
   “一个社会总要有一些人去做一些看上去很傻的事情,不然这个国家怎么会有工业,一个行业总要有几家是肯花心思去努力,怀抱一颗匠心,心无旁骛,持之以恒,把企业做好。只要你还健康,就还可以拥有这样的热忱,把所做之事当做一份事业。当然我并不是说花更多时间享受生活有什么不好,每个人都会有自己对生活的看法,这个社会就是要有各种各样的人组成,才是一个平衡和谐的社会,只有一种人这个社会是有问题的,只有我这种人,这个社会也是不正常的,但是我恰好就是这样一个人,所以我就做我该做的事,为社会尽一份绵力。”郑董的这番话,在脑海里一遍遍回旋,这是一个企业家的信念,也是一个工业人的匠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