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中国制造+互联网”说开去

随着人大会的开幕、政府工作报告的问世,多个热词新鲜出炉,而最吸睛的当属首次亮相政府报告的“中国制造+互联网”。在报告中,李克强总理这样说:深入推进“中国制造+互联网”,建设若干国家级制造业创新平台,实施一批智能制造示范项目,启动工业强基、绿色制造、高端装备等重大工程。落实加速折旧政策,组织实施重大技术改造升级工程。上述也正是国家层面2016年工作总体部署的一大重点。
   这一《中国制造2025》与“互联网+”的结合物很快被外界解读为“互联网+”协同制造的升级版,更获评:实现中国制造业转型升级的最有效途径;中国制造业弯道超车的机会。
格力电器董事长董明珠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专门谈及对该热词的看法,她用“根基”和“如虎添翼”来形容“中国制造”与“互联网”两者之间的关系。“格力做800亿时有10万人,等到1400亿时连8万人都不到”,在她看来,互联网不仅带来成本效益,还解决了制造企业对产品质量的控制问题。“未来的制造业比拼的是设计和创造,而不是生产。”
如果说,董明珠的话点出了制造业企业可以将“+互联网”转化成生产力,让“大象跳舞”,那么,同为全国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的时代集团总裁王小兰的观点则更为犀利,她认为,制造业完全有可能迎来角色的颠覆——由被主导到成为主导:过去,我们一直在研究把“面条”做得更好、更快,但现在的一个趋势是,我们除了用自动化解决“做面条”外,通过利用大数据我们将来也能做前端的事,甚至取代原先的角色分工。
   “中国制造+互联网”作为国家战略提出,无疑是令人振奋的,从反应来看,给正在陷入低迷的制造界注入了一针兴奋剂。其实,电商教父马云早在去年的一次访谈中就曾断言:“未来30年不是互联网公司的天下,是用好互联网技术的公司的天下。”互联网的从属与工具身份不言而喻。既然如此,如何让“中国制造”与“互联网”深度相融,进而产生乘数效应,就成为了制造业企业亟待攻克的一道难题。而破题的关键,不仅仅是勇气,更在于智慧。
   素来传统的印刷界已经涌现出了一批批探路者。从结果来看,成功者有,失败者亦不少,有的是先驱熬成先烈,有的曾为样板却黯然离场,也有的柳暗花明渐成正果。从路径来看,自建平台或系统者有,搭船出海者亦不少,他们触网的深浅不一,在能力范围之内拥抱互联网。
   江苏凤凰在这些探路者中算不上起步最早,但一直步伐坚定,大有将荆棘路走成通天途之势。不同于部分企业的浅尝辄止,江苏凤凰宏图在心,倾力打造互联网平台CCPP(中国云出版印刷平台),借此走到出版产业链前端,从而掌握主动权,引导消费。其计划未来三年,从加强数字技术及文化创意力量,提供免费存储管理、铺设数字印刷加工中心等方面入手,让平台建设深入化。
如果说江苏凤凰的探索著眼于大处,那么上海灵燕、北京炫彩的触网实践则起笔于细节。他们引进专业人才,结合自身业务特点,设计开发在线编辑器、移动报价系统、下单系统等业务软件或管理软件,通过一个个点与互联网对接,从而提高生产、管理效率,节省人力和物料浪费。触网企业中,类似的实践并不在少数。
   用好互联网技术,更多的是考验经营者的智慧:既要有打一场持久战的心理准备,又要有切实的规划一步步推进;既不能好高骛远,又不能过于谨慎。其实还有一点也很重要,尽管时间推移,战线扩充,体量增加,依然守住初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