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印机行业55家企业经济指标完成情况分析

2015年是“十二五”收官之年,印刷机械制造行业的各项经济指标均呈现下滑负增长趋势,这一现象显示出了企业转型升级的艰难性和长期性。
   2015年企业经营运行质量特点
   1.各项指标五年来历史最低
   2.产品销售收入和利润总额增少降多
(1)在55家企业中,产品销售收入增长的企业有11家,占20%;利润增长的企业有9家,占16%;亏损的企业有16家,占29%;“双增”企业有8家,占15%。
(2)产品销售收入和利润总额“双增长”的企业有宜昌东方、浙江通业、汕头欧格、瑞安华威、江苏方邦、青岛瑞普、精密达、陕西北人。
(3)平张纸多色胶印机制造企业指标再度下滑。
   2015年,55家企业销售收入较2014年下降19.01%,多色胶印机8家企业下降29.93%;55家企业利润较2014年下降34.21%,多色胶印机8家企业下降53.37%;多色胶印机生产企业在印机行业各项指标中均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近几年各项指标严重下滑,因此,对整个行业影响较大。
2015年进口平张纸多色胶印机687台,占平张纸多色胶印机总数的94%;国产平张纸多色胶印机42台,占总数的6%。
   3.2015年出口交货值逐季增长,前景向好
在55家企业中,2015年出口企业有37 家,占62%,其中,出口交货值占产品销售收入20%以上的企业有潍坊华田、杭州科雷、江苏方邦、烟台金宝、浙江蓝宝、上海新星、德拉根、玉田兴业、国望集团、高斯图文、汕头欧格、爱凯思及青岛瑞普。


   4.工业运行质量综合指数情况
   从表2可以看出,2015年,印刷工业整体运行质量远未达到国家标准值,与国家标准值相比,相差32.62%,影响这项指标的主要因素是表中各项财务指标偏低,如总资产贡献率仅为4.59%,与国家标准值相差7.41%;流动资产周转率仅为0.60次,与国家标准值相差1.1次。此外,成本费用利润率、资本保值增值率等均与国家标准值存在一定的差距。
紧抓创新驱动,适应复杂的经济环境
   1.经济新常态带来的阵痛
   “十二五”中后期,我国正处于经济增长的换档期、经济结构调整的阵痛期和前期刺激政策的消化期“三期叠加”时期。而“三期叠加”也带来了制造业去产能化、金融业去杠杆化、楼市去泡沫化、环境去污染化的“四大阵痛”。如今,过度依赖土地红利、人口红利,以及牺牲环境和消耗资源来促进经济增长的老路已经不可持续,因此,新旧增长点的拉据式交替、渐进式的经济结构调整、改革的艰难推进都构成了中国经济最明显、最突出的新常态特点。此外,多媒体对纸质印刷品的冲击而造成的书报刊市场大幅萎缩,商业印刷和包装印刷市场的结构调整,新兴印刷市场崛起形成管道化使得传统印刷难以进入等,都会导致印刷机械制造企业经营困难、两极发展,各项指标连年下滑,部分数据创历史新低。
   2.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带来的新课题
   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涉及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五大攻坚战。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就是要从供给、生产端入手,通过解放生产力、提升竞争力,促进经济发展;就是要清理“僵尸”企业,淘汰落后产能,将发展方向稳定在新兴领域,创造新的经济增长点。在适度扩大总需求的同时,着力加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着力提高供给体系质量和效率,其核心在于提高全要素生产率。
(1)部分印刷机械企业产品研发仰仗“模仿”,市场销售依赖“追潮”,形成照猫画虎、有其形无其魂的产品同质化取向。而这种习惯性的模仿也直接将创新的原动力扼杀在襁褓之中,致使多方受损。据不完全统计,在北京、上海、辽宁、温州、陕西、湖南、河北、山东八个印刷机械产业聚集地的600多家生产企业中,约15%~20%的小微企业面临着关、停、半停、转产、重组的局面,竞争中的优胜劣汰、市场洗牌和净化,仍在持续进行之中。
(2)产能过剩矛盾突出,恶性竞争效益下滑。印刷机械行业产业增长主要依赖企业的产能扩张,特别是八个产业聚集地涌现的中小企业的产能扩张,而这些企业大多是从本区域原国有企业中裂变而生,其产品也多与原国有企业的产品雷同。裂变而未新生,雷同而无创造,只是简单地扩张产能,简单地照猫画虎,以致形成八个聚集地的产能过剩。据了解,温州地区的切纸机、模切机、天地盖制盒机等产品,每种产品都有10多家企业生产,产量达千台左右,其扩张能力之大、扩张速度之快,令人震惊;另外,河北玉田县有大大小小30多家模切机生产企业;陕西渭南地区有10多家凹版印刷机生产企业;湖南长沙一带有10多家折页机生产企业,等等。这些企业都存在产品创新力差、管理水平低、效益低的问题。
另据国家统计局信息中心发布,全国318家规模以上印刷机械企业2014年销售额为423亿元,而库存占用62亿元,约占年销售收入15%;应收账款56亿元,占年销售收入13%。所以,去库存、催旧账已成为维持印刷机械企业生存的首要任务。
   3.我国制造业发展面临严峻的外部形势
(1)世界经济呈现亚健康发展状态。世界经济从亚健康完全走向健康,很可能要经历一个长期曲折的过程。当前,新兴市场货币动荡,在经历了2015年的贬值期后,2016年开年以来仍不见好转。目前,分化和动荡已经成为全球经济的主要特征。从历史上看,全球主要央行货币政策出现方向性背离的情况非常罕见,这种分化在20年来尚属首次,成为全球经济最大的风险源,致使汇率波动、资本流动,新兴经济体普遍增速放缓,而股市、债市、汇市等不同金融风险的关联性、传染性和突发性也在不断增强,如果处置不当,很容易跨市场传导,演变为系统性金融风险。
(2)我国制造业面临“双向挤压”。发达国家高端制造回流与中低收入国家争夺中低端制造转移同时发生,对我国形成“双向挤压”的严峻挑战。一方面,高端制造领域出现向发达国家“逆转移”的态势。制造业重新成为全球经济竞争的制高点,各国纷纷制定政策以重振以制造业为核心的再工业化战略,目前,制造业向发达国家的回流已经开始。另一方面,越南、印度等一些东南亚国家依靠资源、劳动力等优势,也开始在中低端制造业上发力,以更低的成本承接劳动密集型制造业的转移。一些跨国资本直接到新兴国家投资设厂,有的则考虑将中国工厂迁至其他新兴国家。总的来看,我国制造业正面临着发达国家“高端回流”和发展中国家“中低端分流”的双向挤压。
   4.新一轮科技和产业革命催写创新驱动
   世界经济论坛创始人、主席克劳斯·施瓦布在2015年于乌镇召开的第二届世界互联网大会期间接受记者采访时讲到:“整个世界正处于‘第四次工业革命’的初期,生产方式、消费方式和关联方式正在物质世界、数字世界与人类自身相融合的驱动下,发生根本性转变。如今我们正在经历第四次工业革命,它不再局限于某一特定领域。无论是移动网络和传感器,还是纳米技术、大脑研究、3D打印技术、材料科学、计算机信息处理、网络,甚至它们之间的相互作用和辅助效用均是此次工业革命涉足的领域,而这样的组合势必产生强大的力量,它是整个系统的创新。”
   中国在第四次工业革命中,互联网经济得到巨大发展,势头如火如荼。2014年中国互联网经济在GDP中占7%,超过美国并持续攀升。“十二五”期间中国互联网相关上市企业328家,市值规模达7.85万亿元,占股市总市面值的25.6%。
   从上述形势分析,我们一定要认真落实五个“更加注重”:要更加注重效益质量;更加注重创新驱动,破除体制机制障碍,让企业真正成为技术创新主体;更加注重公平公正,让企业发展更具包容性;更加注重企业绿色发展,把生态文明建设融入经济社会发展各方面和全过程,承担社会责任;更加注重对外开放,加快推进“走出去”的战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