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我的资料
   
查看手机网站

大国印刷的时代担当

57
发表时间:2021-09-02 15:44作者:宗颖来源:印刷工业

宗社_副本.jpg

《印刷工业》杂志社社长 宗颖


对于“大国印刷”这样一个视角的提出与定位,笔者有过或被误解的惶恐,也有着理性而深沉的产业自信。首先,本文中对“大国”一词的使用语境有着特定的理解和定义,中国作为一个人口大国全球皆知,建党百年之际,在中国摆脱贫困,迈向共同富裕的进程中,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中国政府对于新冠疫情进行了有效控制,中国经济面对疫情所展现的巨大韧性,以及 2021年具体展现在我们工作生活中有关“碳中和”“碳达峰”这样的关键词,无不代表着中国这样一个人口大国,在面临当下人类发展遇到困难时,选择的是更多的社会责任和并不简单的发展路径。这时的大国,不再是彼时冷战结束后努力摆脱落后和饥饿的人口大国;此时的大国,更多展现的是肩负了更多社会责任下,负重前行中解决内外部压力的勇气和智慧,面对极端复杂环境的达观与气魄。笔者无意以外观的角度对比不同国家的治理方式和效能,重点希望以内观的视角,与业界同仁一道,胸怀自信,发现和挖掘在这样一个大国的巨变中,她的印刷工业应该有着怎样的新担当、新作为,去实现新突破。

对这样一个大国有了深刻的理解和感知,或许更容易体察这样一个全球化语境:西方世界一些过往全球化的旗手角色正在向单边主义的倒行逆施中加速,人为割裂出充满裂痕的国际社会氛围、贸易环境和经济环境,疫情某种程度上加剧了这一过程。在这样的语境下,捍卫话语权,不仅需要扎实的产业基础,同样需要斗志昂扬的信心与智慧。华为鸿蒙物联网系统推出之际,让我想起任正非老爷子讲过,“华为的操作系统要想超越安卓和苹果的操作系统,可能需要很长时间,但不超过 300 年。”这在谦虚表达如果将来有机会不排除可以再合作的同时,也传递出就算是子子孙孙再奋斗 300 年也要追赶苹果和安卓的决心。

企业家的视角决定了一个企业发展的格局,一个产业是由一个个具体的企业家、企业、从业者构成的,并由这些人创造和决定。我们寄希望于印刷工业能够有更多独立思考的企业家,看到不完美的同时,通过对宏观环境的持续感知,国家产业政策的深刻理解,在自身企业生存发展环境中,不惧变化,大胆求证,真抓实干,勇于新担当。

新担当需要更新认知体系。这一点用在依赖于传统印刷业务具有区域垄断优势的企业颇有时代意义,如果这些企业家的思维还满足于某某区域有多少垄断印刷业务量,待人接物无不算计对方能带来何许价值时,这种脱贫暴富的认知方式既无法全部体现传统中国文化富而不贵的定义,某种程度上也影响了企业由大做到强的机会,企业的强至少源于所在产业中核心竞争力和产业壁垒的技术含量。从对机床、汽车、军工、机器人、电气等大类工业企业家调研的经验表明:行业代表性企业中,企业家认知格局的上限决定了这个产业整体认知水平的下限。进入互联网时代,碾压“康师傅”“统一”方便面垄断地位的是“美团”“饿了么”这些外卖互联网企业;即使像“瑞幸咖啡”“喜茶”“奈雪的茶”如此高成长的品牌,也不会想到有一天他们的竞争对手会是中国邮政推出的“邮氧的茶”,而且一上市的小目标就是先开三万家自持物业的店面。主动学习、跨界思考、挖掘新市场空间发挥专业价值会让我们发现有更多可以优化配置的资源和空间。

新担当需要发现新价值高地。产品和服务价值不变的前提下,所谓的商业模式,只是解决现有价值空间如何分掉而已。但是,适当的跨界联盟,创造新的价值空间,重构了交易网络,就会呈现新的生态圈层,发现和挖掘这样的商业机会,才会让我们的印刷装备发挥更大的价值,提出更高的技术要求,从而形成更高的科研投入获得技术突破,形成商业闭环。华为进入汽车领域宣布只做软件不做硬件,华为鸿蒙系统完成国产替代后,无偿捐给了国家,我们看到的是,物联网环境下商业逻辑已经初露端倪。我们相信,不久的将来这样的变化也会影响印刷行业,这里需要解决的是新价值、新市场的问题,商业模式重点解决的是怎么分的问题,挣钱的企业不一定值钱,这是企业估值的范畴;值钱的企业再研究商业模式,这是企业融资及融资成本的范畴。对于上市公司而言,市值管理是企业家对企业新价值、新市场发现、再造的过程,不应该是击鼓传花的代名词。

新担当需要实现新合作。最近在不同的芯片、半导体产业的高峰论坛中,“断层”成为了高频词,高科技领域来自于美国的技术封锁和疫情的影响,这种“断层”的状态还将持续,相关业内处于领先垄断地位的大佬分享当下环境的同时,急切地寻找着联盟合作的机会和可能,抵御“断层”带来的影响。相比之下,印刷行业对于环境的认知、新价值的互动与挖掘、合作协同的讨论,存在着广阔的开辟新价值的空间,这也需要更专业、更有深度、更有见地的思想交流,才会改善业内低水平传播、低价值创造的现状。从价值投资的理念看,选择与谁同行,比要去的远方更重要,这决定了一个企业家是否具备市场资源配置优化的格局、潜力和能力。

历史的轮回告诉我们一个本质的观点:今天的互联已经不仅仅是数据网的互联,通过修建基础设施,实现资源、生产、服务、消费、供应链产生的互联力量远远大于政治和军事的力量。今天,中国印刷工业的价值点已经站在了科技创新与消费升级的交汇处,未来,在全球互联互通的超级版图上,超级城市群将在全球的资金、资源、人才、技术、小城市的参与中崛起,那时候的印刷工业将在一系列基础设施最便利、供应链网络最发达的地理节点中发挥功能。在祖国顶住压力负重前行的过程中,大国印刷的新担当势必体现在这个产业的企业家认知升级的勇气和能力上,寻找新价值的信心,以及携手更多优秀合作方的决心。借用华为的一句口号与业界同仁共勉,“决不在非战略机会点上消耗战略型资源”,包括不限于我们的时间、金钱和精力。


2021 CHINA PRINT
新闻中心